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型冠状病毒

新冠病毒疫情将在世界范围内带来何种影响?

游天龙:新冠病毒成为全球化时代第一次从世界体系中心向边缘国家和地区发散开来的全球性疫情,其影响可能超预期。

新冠病毒疫情不仅横扫中国大陆,在其他国家也陆续发现疑似和确诊的患者。就在北京时间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而在此之前各国也在商讨实施了各种方案,从禁航到限入不一而足。有能力的国家,如美国、日本,组织专机大巴撤侨;没能力的国家,如朝鲜、蒙古,则早早关上大门。随着中国国力增强、逐渐跻身全球供应链价值链的核心区,新冠病毒也成为全球化时代第一次从世界体系中心向边缘国家和地区发散开来的全球性疫情,其地缘政治影响力有可能远远超乎预期。

相比之下,2014年在非洲爆发的埃博拉(Ebola)疫情和2016年在巴西爆发的寨卡(Zika)疫情则基本没有成规模地逆向流入更发达国家,因而对全球经济的冲击相对有限,分别造成了530亿美元和350亿美元的短期损失,且基本由受到疫情影响的欠发达国家承担。相比17年前造成400亿损失的SARS,这次发源于中国的新冠病毒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也会更大。当时中国经济世界排名跻身前十不久,加入WTO也只有一年多,占全球经济产出只有4.3%,出口市场一片蓝海,国内市场潜力巨大,连房地产这一经济引擎都尚未定位为支柱产业。虽然2003年第二季度增长略跌,但全年增长率依旧达到两位数。而如今中国经济体量世界第二,贸易额世界第一,2019年占全球经济产出是2003年近4倍,成为世界经济引擎,一举一动牵动全球。而且中国早从当年的高速增长转入中速增长的新常态,与美国持续一年多的贸易战硝烟未尽,人口红利过了刘易斯拐点生育率下降,根本禁不起大范围疫情的折腾。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对中国经济依赖度较高的国家与地区也将遭遇连带伤害,且后果恐怕更加严重。

最直接的冲击自然是各国的公共卫生事业,而欠发达国家受创则更重。相比于发达国家有健全的公共卫生预防机制、先进的医疗卫生服务和行之有效的舆论监督和信息公开体制,欠发达国家在这些领域往往捉襟见肘,遇到突发的、新兴的公共卫生风险的时候无力招架。比如中国的邻国越南虽然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各项指标上取得了颇为满意的成绩,比如97%人口得到医保覆盖、97%儿童接种疫苗、女性生育死亡率相比1990年下降75%,但越南政府的年度人均医疗卫生开支只有区区142美元,折合1000元人民币,且缺少足够的额外资金和受过良好训练的医护人员来应对短时间内可能爆发的瘟疫。而在公共卫生领域,越南在中国邻国中尚位处前列,缅甸、菲律宾、老挝和柬埔寨将更难抵御新冠病毒的扩散。这些国家不仅经济欠发达,而且人口规模相当可观,整个东南亚人口高达6.5亿,为病毒快速扩散创造了条件。

如今病毒已经扩散到了社会治理比东南亚更难尽如人意但人口规模和中国相当的南亚地区。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国纷纷发现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而巴基斯坦等五个和中国共享6000多公里边界的国家迟早也会出现疫情。值得警惕的是,数以亿计的南亚国家民众识字率低、基本卫生意识低、且没有干净的水源。南亚国家口罩、手套生产能力极低,公立医疗卫生系统严重缺编缺钱,而私立医疗机构数量少价格高,医疗卫生、公共卫生体系的覆盖率和质量都是全球最糟,根本不具备应对严重危机所需要的最起码的国家能力。据尼泊尔当地新闻,因为缺少检测手段,不少疑似病例在结果出来前就选择出院,而唯一的确诊病例的结果也是在病患出院后方获知。而这些国家的媒体渗透率和民众辨别力更低,根据记者无国界的排名,尼泊尔媒体名列第106位,印度第140位,假新闻泛滥、政府公信力缺失、民众信谣传谣是此间常态。如果疫情在南亚迅速扩散,则将大大延缓全球抗疫进程,甚至不排除导致该病毒重返那些已经控制了疫情的国家地区。而公共卫生和经济状况不容乐观的非洲和南美洲也未能幸免,埃塞俄比亚和巴西的疫情,哪怕是造成当年埃博拉和寨卡病毒那样的后果也是承受不起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