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体验美国阿斯本“菜鸟滑雪三日营”

宋佩芬:我们一组5人,包括一位60多岁的婆婆。课程之外,还可以滑到餐厅就餐,或参加滑雪主题的晚间Party。

今年冬天,我决定去学滑雪。 我连搭摩天轮都会吓掉七魂三魄,真不知道为何让自己面对这场考验。几年前在香港到伦敦的航班上,一位陌生人对我说,“你每年都应该尝试一个新的挑战”,这可能是我鲁莽决定的罪魁祸首!为了面对挑战,我决定前往世界顶级的阿斯本滑雪胜地上课。阿斯本一共有阿斯本、 高地、奶油与雪堆四大山脉。阿斯本山与高地两处难度高,初学者多半挑选难度较低的奶油山或雪堆山。由于雪堆山的聚光灯酒店(Limelight)毗邻滑雪场的缆车站,我于是决定到那里入住上课。

阿斯本的确风华万种,连滑雪缆车票都是艺术家特别设计的。这是阿斯本美术馆前馆长扎克曼(Heidi Zuckerman)发起的,村上 隆、Peter Doig都曾经设计过缆车票。 今年是新西兰艺术家Susan Te Kahurangi King的设计。五颜六色的拼凑图案既抽象又令人联想到阿斯本四座山脉戏剧性的雄伟景观。

阿斯本滑雪胜地适合各种滑雪难度

搭乘长达9分钟,沿途景色壮观的上坡缆车后,我直接到“初学者的神奇魔力”(Beginners Magic)报到为期三天的课程。一群年轻的工作人员不但热心帮我量靴子大小,滑雪板长短,还帮我穿靴子,挑选头盔。准备停当之后,滑雪教练克里斯蒂娜过来和我们打招呼。我的小组一共有5个人,正担心自己是最年长的,一位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60岁的婆婆及时加入,让我松了一口气。

克里斯蒂娜把我们带到一个适合幼儿的斜坡上,教我们如何套滑雪板,如何伸展双腿来控制速度。“做比萨饼。”她说,根据你想要的速度,比萨切片可以是1/4或更小。靴子很重,1.24米长的滑雪板更重。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穿着超大红色鞋的麦当劳叔叔,笨拙又荒谬。不但外表笨拙,技巧更糟糕。为了不拖累其他初学者,克里斯蒂娜决定要她的滑雪教练丈夫葛瑞格过来帮忙。虽然葛瑞格已经带了一位在北海道上过课的新加坡妈妈,还是同意让我加入,直接带我们上升降椅,到一个更长,更具挑战性的斜坡。在短短的90分钟里,我尖叫了3次,滑倒3次,其中还有一次直接冲进安全网,压倒了安全网两端的杆子。

“和加拿大、瑞士或法国比较,”葛瑞格在午餐时解释,“ 科罗拉多多雪而且天气稳定,有85%的晴天。不像加拿大在一月份常下雨。瑞士阿尔卑斯山在林木线以上滑雪,只要一起风,能见度就会大大降低。对初学者而言,科罗拉多是个最可靠的滑雪胜地。”

经过一整天的艰难挑战,我从滑雪场直奔位于凯悦公寓俱乐部内的大理石酒吧,参加“滑雪后”(Après ski)鸡尾酒会。酒会上我一见人就说自己刚上了生平第一堂滑雪课,没想到此举立刻让我成了酒会上的英雄,称赞鼓励声不绝于耳。不知道是这些鼓励,还是“莉迪亚的薰衣草”、“子夜大理石”(鸡尾酒的名字),信心突然增长了500倍!

这里虽然充满夜生活的诱惑,我明智地提早回酒店,在酒店享用了现烤的比萨饼配与当地的生啤酒之后,立刻回房休息。

第二天,我决定将麦当劳叔叔的滑雪板换成儿童专用的,比成人短了5公分,但是非常有弯曲弹性,容易控制的滑雪板。这个明智决定让我在午餐前就已经学会如何用大脚趾施力来控制方向,如何同时让双脚的脚跟朝外来减速。当我正享受雪地漫游的乐趣时,突然想起必须到对面山顶的意大利餐厅Sam’s用午餐 。我不知道Sam’s没有下山缆车,吃完饭必须自己滑下山!享用美食没有问题,但是滑雪下山?!还好滑雪公司通融无知的初学者,让我顺利返回基地。不过酒足饭饱反而没力气滑雪,决定到美术馆参观Oscar Murillo和Seth Price 两人的个展,接着到阿斯本最著名的音乐厅Belly Up欣赏说唱团体Bone Thugs and Harmony的演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